大雾(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看秦国师和行空大师已经不再继续对话, 纪姝在心里规划了一下,决定得先搞明白“上一次鬼祟之事”和“先帝的大理寺卿”。

    这灵境寺中,倒是确实有一个人能解答她。

    未来的丞相,顾之川。

    之前提过, 这人博闻强识, 而且性格绝好, 称他为“傻白甜”绝不为过。

    顾丞相是个有良心的好人, 和他的姐姐淑妃一样, 有一些谁都无法冒犯的底线和原则,但是同时,他的性格又比淑妃宽和太多了。

    纪姝记得游戏最后阶段,东方俨已经疯得差不多了, 大夏行将就木、面临崩溃的局面。

    顾丞相作为一个一心做正事的好丞相, 纪姝自然是容不下他的。

    搞垮一个王朝, 最重要的就是把那些能给王朝续命的忠臣、能臣全部搞死, 朝堂之上豺狼横行, 官吏狼狈为奸,官僚系统以指数级发生病变。

    但是顾丞相作为一个德行上毫无指摘的傻白甜, 纪姝虽然一直在尽力寻找搞死他的机会,但是也拖了许多时间。

    后来在西台侍郎吴潜的帮助下, 纪姝终于成功构陷了顾丞相。结果要杀他的时候,顾丞相跑了。

    当时纪姝可愁了,觉得把这种能干的人放走,过几年指不定他拉起兵马就回头来干她。

    然后一个姓杨的交齿人就把顾丞相抓住, 交给了她。

    顾丞相出任别的官职时,曾经冒着被连坐的风险,收容了一个姓杨的交齿人, 并为他洗刷了冤屈。于是顾丞相逃走时,就请求这个人让他借宿一晚。

    谁知道这个姓杨的交齿人垂涎赏金,立刻就把顾丞相抓住,让他回去受死。

    纪姝为什么印象深刻呢?

    因为顾丞相临死的时候,那个姓杨的交齿人大约害怕顾之川的鬼魂前来纠缠自己,十分恐惧,顾之川就对他说:“人不识恩义,盖亦常理,我不恨卿,无需惊怖。”

    纪姝很久没见过这——么脾气好的人了。

    只要开口问,顾之川如果知道,就一定会告诉她的。

    于是纪姝立刻变回了宁则的模样,敲开灵境寺的寺门,说自己迷路了,想在寺庙中借宿一晚。

    灵境寺的僧人答应了她,带她到专门给寺外人住的禅房中去。

    果然隔壁住的就是顾之川。

    纪姝立刻想办法和他搭讪。

    顾之川的长相偏文弱,但还是很好看,风神俊悟、容止可观,纪姝找他搭讪的时候,他刚刚自己和自己下了一局围棋。

    院子里只有他们俩个。

    等纪姝满嘴跑火车,从近日的鬼祟之事谈到先帝时的鬼祟之事,又不经意说起了大雾天。

    顾之川说:“哦,你说那场大雾啊。那场大雾我记得很清楚,半个京都都瘫痪在了大雾之中,只有陛下无视雾气到达了秦国师的府邸上——秦国师曾经是陛下的老师。”

    嗯?他说什么?

    纪姝说:“我只听说那场大雾中,有个大理寺的高官在雾气中受到了惊吓,回去不久就病死了。”

    顾之川笑着摇摇头,把两颗黑子拿出来,摆在她面前:“我们说的是两件事。”

    “先帝在时,京都若是闹鬼祟之事,常以雾天的形式出现。”顾之川说:“是先有你说的那个雾天,再有陛下经历的那个雾天。”

    纪姝理明白了:“是大理寺那个高官先在一个雾天被吓死了。然后过了几年,又有个雾天,陛下神勇异常,无惧鬼祟之事,到达了秦国师府上。”

    顾之川点头:“是的。陛下不惧鬼祟,所以大家都觉得他是天选之人。”

    他说到这里,忽然沉吟了一下:“不过,两个雾天好像是有些联系。”

    纪姝问:“什么联系?”

    顾之川把前一枚黑子推出,说:“那位大理寺卿,掌管死囚案件复核的权力,同时他也是先帝的亲信。当初他将刘氏案定为轻罪,依托的就是先帝的诏书。”

    刘氏案——就是那个在孝期被叔父卖掉的小姑娘,她气愤之下,砍断了买主的一根小指。

    顾之川说:“因为当时先帝觉得大夏积弱,急需变法,那位大理寺卿就是变法重臣。他当时依托先帝诏书办案,而不依托传统的律例,就是想证明圣意能够更改成例,这也算是……变法的基础。”

    纪姝虽然知道他傻白甜,但是没有想到他傻白甜到这个地步。

    喂你和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说这个真的没问题吗。

    虽然他是死忠的臣子,完全拥护当今圣上,但是……

    顾之川并没有顾及她的情绪,而是沿着自己思考的轨迹继续往下说:“而后来陛下在雾天出行,则是因为,当初那位大理寺卿判的刘氏案,被召回重审了。召回重审的官员认为,这案子得靠祖宗之法来判,不可以用圣意左右。”

    顾之川说:“之所以那案子会被召回重审,是因为以大理寺卿为代表的变法派臣子已经完全失势,不是早死就是违法。之前被变法派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守制派臣子,得势了之后,自然要将之前受的委屈讨回来。”

    刚才顾之川提供的有效信息,已经足够纪姝理明白行空大师说的话了。

    京都时不时闹起来的鬼祟之事,或许根本就不是什么冤魂作祟。

    证据就是:有秦国师和行空大师在,这所谓的冤魂作祟竟然还是长久存在,要么它不是普通冤魂,要么它根本就不是冤魂作祟。

    大雾天一波带走了先帝的变法重臣,先帝的变法计划几乎立刻是失败了一半。

    简而言之,先帝时的大夏已经差不多要崩溃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