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绳(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续玄怪录》中曾经写:“赤绳子耳, 以系夫妻之足……虽仇敌之家,贵贱悬隔,天涯从宦, 吴楚异乡, 此绳一系,终不可逭。”

    说的是, 月老手中的红线, 会将命定的夫妻缠缚在一起,就算远隔天涯海角, 也终会相逢。

    颜粲的手挪到她腰身附近,顿了一顿, 积蓄了些勇气, 才悄悄扶了过去。

    还没切实碰到她的身体,只是稍微挨着了她的衣服, 颜粲就已经觉得自己伸出去的手指僵得十分陌生了。

    熊熊烈焰从指尖相碰的地方燃起,一路烧到他心里, 心口的位置热乎乎的,饱胀得像要溢出来。

    可溢出什么了来呢?

    那里是空的, 没有回忆,什么都没有。

    只有纯然的心动。

    没有回忆,只有每次见到她的时候, 莫名其妙、愈演愈烈的心跳。这些急促的心跳储存下来, 现在作为熊熊大火的燃料。

    倒像是摸着冰时的感觉, 明明该觉得冷,可是手触到冰块上,只觉得有如火烧一般。

    爱欲于人,如逆风执炬, 恐有烧手之患。

    他缓缓将手压了下去,不出意外隔着衣服感受到了姑娘家柔软的腰肢。

    纪姝好像有些怕痒,他的手扶上来的时候,她下意识蜷了蜷身子,所以小腿蹭了蹭他的腿,纤细的脚腕恰好放在他的小腿上。

    据说月老的红线会分别系在命定夫妻的脚腕上。

    《女娲伏羲图》上,伏羲和女娲的尾巴纠缠在一起,就像是凡人手足纠缠。

    颜粲脑海中一下子闪过无数相关信息,像涨潮一样。

    可是潮水眨眼间便退了下去,只剩下掌心里越来越明显的触感。

    纪姝还以为他要主动了。

    可是等了半晌,他的手也只是虚虚扶在她腰上,要多君子有多君子,令人想问这人是不是有个别名叫柳下惠。

    说句实话,纪姝其实差不多已经把“试探他是不是以前的行空”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么大一个美男子摆在面前,都已经上手了,脑海里还想着其他事,是对这个倾国倾城美男子的颜值极大的不尊重!

    漂亮哥哥身上的气味好好闻哦。

    纪姝见他不动作,自己的手往下一滑,悄悄地去抓他的手。

    碰到他的时候,这人像被吓了一跳,手迅速往后一缩。

    纪姝得寸进尺,直接迎面扣住了他的手。

    她原本想教他怎么去握住她的腰,但是忽然又改变主意了,同他十指相扣,回握过去,把他的手往下压,直接放在木质地板上。

    纪姝微微撑起身子来,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俯身在他心口的位置顿住了。

    因为无法预测她接下来要干什么,纪姝能明显感觉他的身体一动不敢动,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

    然后纪姝隔着衣服亲了一下他的心口。

    颜粲的眼睛里有水光,他束手无策地仰躺着,任她为所欲为,打开的窗外面是一株还未开花的白梅。

    纪姝与他十指相扣,她在轻轻摩挲他的手指。

    他反应起得非常厉害,看着风清月朗的一个美男子,不知道竟然是这么重欲的一个人。

    纪姝捡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少年,所以纪姝一直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比他大了许多。

    就算在心里称呼他,也只是“小颜”“小漂亮”。

    但是他已经长大了,比她还高,一只手就够把她抱起来了。

    纪姝空出来的手悄悄移动,环过腰腹,紧紧抱住他,眯着眼睛笑问:“……喜不喜欢姐姐?”

    她声音压得很低,气音混合其中,非常靡丽,好像被冰冻过的烈酒端上来,摇晃的酒液中有气泡破碎。

    颜粲被她调戏得大脑一片空白。

    过去他拿的一直是血海深仇的复仇剧本,沙漠中的炎热和暴风好像永远将他留住了,他就日复一日地在其中挣扎,心心念着手刃仇人的那一天。

    然后他被她拉入了绿洲。

    沙漠中有这么一片宜人的绿洲实在算是奇迹。

    她抱得很紧。

    颜粲被热气熏了满头满脸,想回答她,可是又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他原先觉得她就是来戏弄他也没关系,可是这一刻又觉得她要是是真心的就好了,她应该是真心的吧。

    他在勉强进行连贯的思考,好在她没有继续说话、继续动作,不然那些好不容易聚拢的注意力会立刻回到她身上。

    颜粲虽然讷讷不言,但是纪姝一点也没恼,他的反应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

    和之前的行空大师确实很像。

    纪姝于是试着和他对证:“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曾经见你戴着一个很薄的银环……”

    颜粲有些迷茫地看着她,他上挑的眼尾全是艳红色,殊丽非常,可是神情又乖巧得不得了,像是一只刚被收养的小奶猫。

    纪姝话说到一半,一眼望进他眼里,被他的美貌惊艳,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好一会儿才又重新拾起话头:“当时你手腕上戴着一个很薄的银环,你记不记得?”

    颜粲这个时候已经重新夺回了自己意识的掌控权,微微喘了喘,手从大袖下伸出来。

    他掌心上捧着一个小小的银环,一看就是父母打给孩子用的。

    颜粲问:“是这个吗?”

    纪姝原本正打算伸手从自己的芥子戒中拿出那个银环,见他手上那个小小的、发着银光的环状物,一下子愣住了。

    等、等等等一下!

    她手上的那个银环和颜粲手上的那个花纹完全不一样,绝对不是一对。

    颜粲见她愣住不说话,探究地看向她。

    纪姝问:“你只有这一个银环吗?”

    颜粲点头,他现在整个人还完全不是处理正事的状态,浑身散发着“还想要抱抱”的气息:“我曾经有个弟弟,他也有一个差不多的银环,不过他已经和我的父母一起被仇家杀害了。”

    纪姝若有所思。

    怎么回事?

    夺舍行空大师的那缕残魂寄居在一个银环之中,后来那缕残魂散去。

    如果颜粲真的和那缕残魂有关系,那么他身上的那个银环就应该和行空大师失落的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