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美人如玉。

    蚀骨**。

    纪姝在他腰腹上又摸了一把, 果不其然这位倾国倾城的美男子喘息着拦她:“……别在这儿。”

    他神情其实挺糟糕的,初识情\\爱的年轻男人不太懂什么表情控制,一看就知道在经历什么。

    而且因为拖的时间太长了, 刚才又被打断一次, 现在他的表情已经往“难受”那个方向倾斜了。

    纪姝也不逗他了,微微后撤身子, 小声说:“我从窗户走了, 你待会儿和顾之川解释一下?”

    颜粲问:“怎么解释?”

    纪姝想了想,继续压低声音:“就说你有个爱慕的心上人, 这个时候骤然重逢?然后因为害羞不敢见人,已经自己离开了?”

    颜粲说:“灵境寺只有一个正门, 还有许多沙弥打理。你一个姑娘家若是是从正门进来的, 太过扎眼,他们不可能没看见。若不是从正门进来的, 他们肯定会问是怎么进来的,好加固院墙。”

    纪姝信心满满:“反正刚才他们没看见我正面, 我衣服也很素净,你就说我是男的!”

    颜粲:“……”

    纪姝:“顾之川是个好人, 他肯定不会让你尴尬。他就根本不会继续往下问了,也不会说出去的。放心吧。”

    纪姝说着,又抱了一下他, 转身就想从窗户跳出去。

    然后她发现窗外是悬崖。

    纪姝:“……”

    窗外只有一块土石之地, 上面种着一棵没有开花的白梅, 孤零零的,这个禅房在非常偏僻幽静的地方,是灵境寺的最西端。

    也就是说,也根本不可能从窗外的那一小块土石之地翻到其他房间去。

    纪姝作为一个修士, 倒也不是不能从这悬崖上往下跳,反正皇宫那么高她也天天跳。

    但是这禅房唯一通往外界的门还关着,大概率顾之川和小沙弥还在门口,因为纪姝能听见顾之川正竭尽全力在给小沙弥解释。

    待会儿怎么向他们解释,房间里的一个人不翼而飞了?

    她要真走悬崖离开,若是行空大师知道了这件事,恐怕就会看出破绽来,知道颜粲的那个所谓“心上人”并非凡人。

    若是再密切关注颜粲,恐怕还会发现颜粲的身份。

    颜粲可是魔修啊。

    上太虚盟通缉令的那种魔修。

    纪姝又从窗户上跳了回来:“不能走窗户,这样留破绽,你的身份很容易叫人看出来。”

    这个时候,顾之川正在试图拉走那个一根筋的小沙弥。

    小沙弥还在尝试越过他,重新推开禅房的门,小沙弥振振有词:“顾施主!我们佛家讲究慈悲为怀,你看那个施主摔得爬都爬不起来,我们怎么能放任他倒在地上!我们得去帮颜施主!”

    顾之川小声对他说:“没事,颜施主认识她,他会照顾好她的,你不要太担心。”

    小沙弥义正词严:“顾施主,就算颜施主认识他,那孩子也摔得厉害,现在恐怕在哭呢,我们必须要去搭把手!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顾之川愣了一下:“……孩子?”

    小沙弥点头:“今天灵境寺并没有多少留宿的外客,除了你和颜施主、宁施主,就只有几个孩子了,那些孩子是病愈之后,特地到寺里来修心的。宁施主在行空禅师那儿,里面摔倒的人必然是一个孩子。”

    “况且,刚才顾施主你也看见了,摔倒的人这么纤弱,个子也不太高,明显是个还在长身体的半大小子。”

    顾之川这时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情:“……那些孩子里,有小姑娘吗?”

    小沙弥摇了摇头。

    顾之川:“……”

    顾之川倒吸一口凉气。

    他不免想起之前听人说,颜状元一心向学,不近女色,难道是……

    正当两个人陷入谜之沉默的时候,那间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

    最显眼的自然是颜粲颜状元,他那张脸让他永远是人群中第一个被看到的人。

    他身边站着的那个人匆匆朝他们点了个头,然后迅速沿着长廊离开,一下子就不见了。

    不知道是因为夜色比较重,还是因为那个人的长相太大众了,顾之川虽然看了他一眼,但是什么都没记住,好像根本没见过他似的。

    小沙弥更是一眼都没看见他的正脸。

    颜粲已经走上前来,对小沙弥说:“他没事的,没有摔得很重,已经可以自己走了,谢谢你关心。”

    小沙弥嘿嘿地笑:“没事就好。那顾施主,你和颜施主继续聊吧。”

    颜粲看向顾之川:“你找我?”

    顾之川满脸窘迫,他本意是想来交个朋友,万万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撞破了人家的私事,现在很不好意思,连忙顺着小沙弥的话往下说:“对对对,摔得不重就好。”

    顾之川和颜粲默默走了一会,顾之川还在疯狂心理斗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话。

    名义上他其实算是颜状元的前辈,但是顾傻白甜一向认为人人平等,期盼天下大同,平常也不太看重阶级身份什么的,因此这会儿也不会直接用名头去压他。

    顾之川平时是很细心很周到的一个人,结果现在一系列事情把头都冲昏了,完全忘记自我介绍,导致颜粲根本不知道他是哪位,对他的态度很是谨慎。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调整好心态,试图安慰颜粲:“其实,断袖之癖也挺风雅的。”

    颜粲:“……”

    颜粲:“你误会了,我不是断袖。”

    他们正好经过那些半大小子住的地方,听见他们用变声期的特殊嗓音在对话。

    顾·傻白甜·之川鼓足勇气:“就是吧,不知道您……您那位同好多大了?要是年纪不大的话,其实……不太好……”

    颜粲:“……”

    颜粲:“都说了我不是断袖。”

    顾·傻白甜·之川还想着刚才小沙弥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怀着他一向的热心肠,想着自己多说几句就能拯救一桩惨案,继续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