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事先张扬的谋杀案(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觉得似曾相识?恭喜您抽中伪装魔法!再补买一些章节即可解除。

    桃枝虽然完全不懂纪姝在干什么, 但是看见纪姝跑,她二话不说也跟着一起跑,甚至没忘记拿上纪姝扔在秋千上的小披风。

    御花园离清思殿不算远, 纪姝风一样跑进自己宫里, 转身就吩咐把宫门给关上。

    清思殿的内侍们目瞪口呆。

    毕竟在后宫中,主子出去溜达一圈捡个孩子回来, 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闻喜公主正自顾自地揪着纪姝衣服上的金饰件玩, 她到底年纪不大, 被抱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还是有点怯生生的,只觉得抱着她的大姐姐是好人,赖在纪姝怀里不肯下来。

    反正两岁的小姑娘轻得要命, 纪姝也没在意。

    “桃枝,去找点小孩能吃的东西来。”纪姝说:“来个人去叫太医,她嗓子哭成这样, 万一坏了呢。”

    纪姝话音未落, 忽然听见闷闷的一声“嘣”。

    低头一看, 发现小姑娘不小心把她衣服上一枚掐丝云气的金饰件给揪了下来,因为小孩子喜欢乱动, 金饰件上的绿松石和珊瑚已经脱落了不少。

    这衣服是皇帝为她挑选的,是她晋妃位的赠礼。

    但是闻喜公主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还咧着嘴在冲纪姝笑, 笑得都露牙床了,一股讨好的气息。

    这要放在愉妃那里,已经开始骂这孩子,要是心情不好,估计已经在上手掐她的脸, 让她滚出去别碍眼。

    清思殿的下人们心照不宣地低了低头,做好了接受训斥的准备。

    然后他们就听见了第二声“嘣”。

    纪姝把衣服上对称的另一枚金饰件也扯了下来,塞给闻喜公主玩,叮嘱了一句“看着点,别让她吞下去了”。

    财富权势都是过眼烟云,她一个要进冷宫的人,可劲造就完事了。

    纪姝接着就心大地把小公主放在了自己的主位上,起身招手,让捧着热水和毛巾的婢女过来,给闻喜公主擦擦脸。

    闻喜小公主很配合,洗完脸,顶着干净的小脸蛋,小手环着纪姝的手臂,仰头看纪姝:“新娘娘,你好漂亮啊。你是好大好大的好人!”

    纪姝立刻字正腔圆、理直气壮、胸有成竹地纠正道:“不,我是坏人。”

    闻喜公主有点懵,但是这时饭菜已经端上来了,她闹了一天,虽然不太懂纪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立刻开始专心吃饭了。

    纪姝真喜欢这种乖乖的小孩。

    闻喜公主刚才哭得满脸都是泪痕,小脸又黄又黑,像逃难似的;现在换了衣服洗了脸,开开心心地埋头吃饭,除了声音像小黄鸭之外,非常可爱有活力。

    愉妃比太医来得还快。

    纪姝入宫之前,因为愉妃娘家势力大、又较得盛宠,其他几个妃位更是性格温顺,她在后宫一向是横着走的。

    现在纪姝就差当她的面扇她耳光了,愉妃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她恨不得亲手把清思殿的那个贱人拖到冷宫去,给她几个耳光,把她的头发全铰了,让她整天娇娇媚媚地勾引她的夫君!

    愉妃气冲冲闯进清思殿的时候,闻喜公主刚吃完饭,正一脸满足地趴在纪姝怀里,头枕着纪姝的肩膀,笑得傻乎乎的,整张脸都写满了“容娘娘好香啊好漂亮啊身上好软啊,容娘娘抱着我欸,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小朋友了”。

    闻喜公主幸福得晕晕乎乎的,忽然一转眼看见了满脸怒气的愉妃,吓得一哆嗦,下意识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闻喜公主虽然知道容娘娘对自己好,但是她在宫中住了这么久,已经先入为主形成了“谁也不敢惹愉妃娘娘”的印象,现在很是害怕,缩在纪姝怀里动都不敢动,紧张地吞口水。

    愉妃会打容娘娘的,怎么办啊。闻喜小朋友的脑袋瓜里全是担忧,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又担心又害怕,浑身都在抖。

    纪姝就是怕愉妃不来。

    她数了一遍,后宫里娘家势力最大、性格最张扬的,就是愉妃了。

    换言之,愉妃是快速送纪姝进冷宫的最佳人选。

    又有能力,又有理想,还不开工资,这样好的帮手谁不喜欢,简直是福报啊。

    “纪姝,你不要欺人太甚!”愉妃在厅中站了半天,见纪姝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不由得恨声吼道:“一个小小文官的女儿,也敢这么猖狂!”

    “我昨日忍让,不过是看在圣上的面子。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

    纪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文官怎么啦,游戏后期纪家可是朝野上下最大的奸臣呢,草菅人命、欺压百姓、陷害忠良、通敌卖国,无恶不作。

    她玩游戏的时候翻过这位愉妃的履历,知道她手上的人命案子有数十宗,真要论起来,都够判个斩立决了。

    不过按这个标准,东方俨手上这种全员恶人的养蛊式后宫,估计立刻清空九成,午门前热热闹闹的,大家谁都不干净。

    纪姝冷笑一声,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地看下去:“怎么?看我不顺眼?”

    不等愉妃回答,纪姝已经开始手把手地教她怎么报复自己了:“看我不爽,这就对啦。我看你也挺不爽的。只要你没把我送进冷宫,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只要皇帝还喜欢我一天,你就拿我没办法,难道你还能让皇帝厌弃我吗?”

    “我们纪家是官小品级低,但也是一板一眼的天子朝臣,有本事在朝堂上弄死我爹啊?我靠山倒了自然就不敢猖狂啦!”

    愉妃学没学会不知道,反正看着像是快气疯了,指着纪姝浑身发抖,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纪姝和善地朝她笑了一下,很负责地询问课程进度:“这些东西,愉妃娘娘学会了吗?”

    她不开腔还好,一开腔,愉妃再也忍耐不住,冲上去就要给纪姝几个耳光。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