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国师总是穿着一件水墨色的素净大袖衫, 底色是白色,衣袖和背部则是墨色山水, 留白许多,但是自有难得意境。

    他的五官长相也偏素净寡淡,不是颜粲那样让人一眼惊艳、再也不能忘记的惊世美貌,而是那种耐看的美男子,看久了,会觉得越来越好看。

    纪姝玩游戏的时候,对这种传统的美男子真是欲罢不能。

    所以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勾搭秦国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嘛。

    人类的两大爱好“逼良为娼、劝妓从良”, 在纪姝的乙女游戏史中,分别对应两大路线“搞高岭之花、让浪子回头”。

    鉴于在《妖女模拟器》中没有遇到什么她能看上眼的浪子(要是有盗帅楚留香那样的, 或者非水枪版本西域少年小李子, 她绝对拿着爱的号码牌第一个往上冲,浪不是问题,问题是长得不够好), 纪姝的游戏经验还是集中在“搞和尚、搞无情道、搞高冷国师”上。

    逼良为娼,游戏体验真的绝佳。

    就算是游戏照进现实, 她真的把正经严肃又冷漠的秦国师给按在椅子上了, 门都没关,外面还远远的有婢女来往, 纪姝先感到的都不是什么害怕恐惧。

    而是“刺激!真的好刺激啊!”

    这是个非常典型的黄花梨圈椅,月牙扶手环绕在身周,线条流畅, 摸起来妥帖圆滑。月牙扶手下面, 在扁平的三段攒框靠背旁边,有非常大的空间。

    足够一位身量纤细的女子将自己的腿放进去了,只不过因为椅子构造, 她的脚够不着地,只能在空中一荡一荡的。

    她完全是跨坐在秦归止的大腿上,因为纱裙的构造,大半条纤白的腿都裸/露在外面,外罩的那层薄薄红纱还不如没有。

    纪姝头上的装饰品也是一块缀满珠宝的红纱,红纱将她的长发笼罩住大半,现在因为她的坐姿,红纱也委顿在他的腿上,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拂过他的大腿外侧。

    触碰的感觉十分轻微,甚至约等于无,若不是他本身感官比常人敏锐数倍,也不会有那么强力的刺激感。

    秦归止已经睁开了眼睛。

    但是他一动不能动,浑身僵硬,眼睛凝视着纪姝的脸,也不敢随便转移目光。

    讲道理,秦归止的衣服都还好好穿着,纪姝也是。

    但是这种偏僻的小房间,再加上孤男寡女的特殊氛围,明眼人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若是有心人多想一步,就会觉得这两人实在是情热如火,想必一定是避人耳目的私会。

    一位是肃然端庄的帝师,向来最得君王尊敬,一位是因容颜美艳而鼎鼎大名的妖妃。

    甚至来不及完全屏退下人,找不到一个绝对安全的房间、找不到一张可供容身的床榻,支起屏风,还是白日,就在椅子上亲密了起来。

    衣服都不脱,因为相聚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可能只来得及匆匆亲密一会儿,就必须整理好衣服各自离开了。

    一张椅子就够了。

    若是没有椅子,只将她抱在手上也可以。

    “秦国师?”纪姝用疑问的语气叫出他的名字。

    他方才说,毁掉阵眼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可是他们现在却出现在了宫中的某间静室中。

    这是什么情况?

    秦归止……还是她刚才认识的那个秦归止吗?

    从纪姝的视角看,秦归止是有两个的,一个是她穿越之后认识的那个泛泛之交、又一起落入秘境的秦归止;另一个是她玩游戏时怎么也攻略不下来的秦归止。

    虽然纪姝倾向于认为,同她一起落入秘境的秦归止,也同她一起来到了这间静室之中,但是……也说不定是后一个秦归止呢。

    毕竟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儿、又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秦归止已经非常直观立体地感受到了自己大腿上的重量,见爱慕的女子就这么依偎在自己怀里,一时又是心神激荡、又是嫉妒,就连开口说话都迟疑了些:

    “怎么?你有哪里不对劲吗?”

    她、她真的会对别的男子也这么做。

    ……可、可是抱着她真的好舒服,真的好喜欢她啊。

    像是动画片里被食草动物捡走的狼,吃了十几年的浆果和鲜草,被食草的养母教导“肉是最难吃最难吃的东西,有教养的小动物都不吃肉的”,但是第一次吃到肉的时候,骨子里的本能还是控制不住在起作用。

    那只幼狼只能一边控制不住吃大家唾弃的肉,一边哭着说,我知道不该吃肉,可是肉真的好好吃啊。

    我知道该感到嫉妒难过不平,但是阿姝真的好好啊,我好喜欢她啊,她抱我呢。

    她好香啊,抱着她真的好舒服好开心啊。

    纪姝见他浑身僵得厉害,也不想故意为难他,自觉从他身上下来了,疑惑地环顾四周:“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不应该回到现实世界里去了吗?”

    秦归止勉强收回思绪,维持自己的表情不崩溃,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周,轻咳道:“宫中似乎没有类似的建筑。”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