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好弟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问题是……是谁呢?

    宫中位份最高的只是妃位, 贵妃、皇后空悬。

    妃位中的宁妃和淑妃已经摆明了不想和她斗,大家一起姐妹好,平常搓搓麻将什么的多好玩啊。

    愉妃……

    说句老实话, 纪姝不觉得她有这个能力。

    游戏中, 哪怕是后期愉妃被遣散回家,愉妃也只是拿把刀上门亲自来砍她, 非常简单粗暴。

    愉妃并不是一个心思深沉到可以操纵前朝的人。

    这宫里她还得罪了谁吗?

    纪姝真的想不明白。

    听说前朝有非常多弹劾她的折子,觉得宸妃恃宠生娇、胆大妄为, 陛下再这么纵容她, 必有大患。

    再就是催陛下立皇后, 从家世显赫的适龄女子之中选一个当他的妻子, 好名正言顺地管理后宫,不要被某些女子迷惑圣心、动摇国之根本。

    听说他们选了半天,觉得卢家的女儿不错,家世很能打, 长得也不错,性格温和,可以当皇后。

    这些反对和攻击, 纪姝上一次当妖妃的时候就听过一模一样的了。

    她完全当耳边风的。

    不过纪姝还挺好奇秦国师的反应, 特地打听了, 结果得知秦国师并没有上折子。

    唔……游戏里秦国师可是恨不得她死,每次上书都希望东方俨当场废掉她, 现在态度倒是略微和缓了一些。

    宁妃消息灵通, 还悄悄跑来安慰她了, 临走之前,偷偷同她说:“你长得那么漂亮……赶紧想办法要个孩子,有孩子在, 总不会过得太差。我们都会帮你的。”

    纪姝虽然感慨宁妃一如既往地惦记着“生孩子”,但还是礼貌客气的送她离开了。

    第二天晚上东方俨又来了清思殿。

    他忙了一天,精疲力竭地坐在饭桌前揉太阳穴,一边喝汤一边安慰纪姝:“爱妃不要怕,我知道爱妃的心意。”

    他的眼眸在踏进清思殿之前还好好的,乌黑,十分正常。

    但是他同纪姝说一句话,他的眼眸就变红一点,病心之症正在逐步接管他的神智、吞噬他的理智。

    纪姝不明白是什么在刺激东方俨的病情。

    她安安静静陪他吃完了晚饭,东方俨实在是太困了,他昨晚几乎没合眼。现在他到底是个凡人,于是便早早地准备安歇了。

    说是安歇,其实就是沐浴之后换了干净衣服在临帖。

    纪姝对那场刚结束的宫廷动乱隐约有些猜测,但是又没有连贯的逻辑链。

    她实在是太好奇了,也没避着东方俨,甚至主动进了卧房去陪他临帖。

    这是个秋夜,风很大,甚至可以听见竹林中竹子被风吹折的声音,月在浮云浅处,隐约透着亮。

    东方俨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他这个人情感很是外向,喜欢你就会直白地表现出来,穷尽天下诗句也要告诉你。

    就算他现在还是个好皇帝,并不像游戏里一样,被纪姝祸害成了一个疯批,整天想着杀人和阿姝,但是他这种外向又积极的情感表达习惯,依旧保留着。

    喜欢纪姝,就偏心她。

    你们都骂她,但是我就偏心她。

    “阿姝。”东方俨似乎是刚服过药,眼眸中的骇人红色消退了许多,很温柔和气地招呼她过去:“你过来。”

    纪姝过去了。

    他从背后抱住了她,握着她的手,同她一起临帖。

    临的是《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东方俨的字写得非常好看,纪姝被他带着写了一句,甚至都想就地拜他为师学习书法。

    他在沉默中握住她的手,一笔一画,终于将整篇《关雎》写完了。

    纪姝不禁思考,东方俨对她的好感度,现在到了多少呢?

    既然上次“到底谁是救命恩人”的事情已经被东方俨知道了,他必定已经大致了解了真相,知道就是“纪姝”救了他。

    肯定好感度又要不可收拾地往上涨一波。

    东方俨又翻开一篇《蒹葭》,握着她的手,带着她写“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纪姝还是没想明白到底为什么会有这场宫禁动乱。

    “他们想要卢家的女儿当皇后。”写完一整篇《蒹葭》,东方俨终于说话了。

    纪姝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瞳孔又在控制不住地变红,很是骇人。

    纪姝贤良淑德:“陛下需要卢家,臣妾并无怨言。”

    东方俨沉默地看着她。

    纪姝有些不明白,试探性地说:“陛下不想娶卢家的女儿吗?”

    东方俨说:“西南动荡,我需要娶她。”

    纪姝:“那不就得了吗,陛下已经打定主意了,就不要不开心了。”

    东方俨问:“你不……怨恨我吗?”

    纪姝贤良淑德:“臣妾的娘家不争气,不能为陛下分忧,陛下不怨恨臣妾,臣妾又怎么会怨恨陛下呢。”

    东方俨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追问:“你果真不怨恨我?”

    纪姝:“真的。陛下在生死边缘都愿意保护臣妾,臣妾已经很知足了。更何况朝野上下对臣妾都多有不满,臣妾这时避避锋芒是最好的。陛下一直喜爱臣妾,臣妾也要为陛下着想。”

    东方俨的眼眸已经完全红了,病心之症入侵了他的意识。

    他看起来很痛苦,可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痛苦,他很坦然自若地和痛苦并存着,就像是大家看不见房间里的大象。

    他非常喜爱纪姝,但是正如他自己所言,他需要娶卢家的女儿。

    他是天下的君主,可是天下动乱,他便要想方设法令天下安定太平。

    纪姝终于想明白了这场宫禁动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姝叹了口气,说:“陛下看起来很不对劲,去用些药吧。”

    东方俨有些太陷入自己的执念了,像是完全没听见纪姝说话:“你得在皇后入宫之前有个孩子,日后要是再有废立,这个孩子不论是男是女,都有大用处。”

    纪姝老熟悉他病心之症发作的状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