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生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纪姝从应试教育中学到过的最有用的答题技巧, 就是“做题之前先想想命题者意图”。

    命题人到底要考察什么,如果你是命题者,你希望用这道题筛选掉哪些人。

    如果她是齐欺霜, 她讨厌纪姝到恨不得纪姝去死, 她会怎么做呢?

    纪姝想,齐欺霜讨厌一个人,她就绝对不会希望这个人好过。

    齐欺霜并不吝于撒谎, 而且齐欺霜知道纪姝会警惕自己撒谎,不会轻易相信自己。

    齐欺霜说颜粲就是秦归止那个失踪的哥哥, 他还是纪姝曾经的恋人,只不过那缕残魂消散, 他什么都忘记了。

    齐欺霜说这话的前情是, 她明明知道纪姝和秦归止关系匪浅。

    那个时候纪姝处在一对亲兄弟之间,不管往谁的方向走,都是错的。

    一对亲兄弟相争, 不可能最后还有合家欢结局的。

    而且秦归止是太虚盟的修士,颜粲是魔修, 他们俩根本立场对立, 一旦事情挑明, 这对兄弟必然陷入左右两难的境界, 再加上互为情敌,哪怕最后是一方对另一方的绝杀,赢者也绝对不会感觉轻松愉悦。

    作为一个经常绞尽脑汁在乙女游戏里打出隐藏黑暗结局的人,纪姝对这种走向可太熟悉了。

    兄弟中的某一个人死去,另一个人绝对不会心安理得和他们共同喜欢的姑娘在一起的。

    好一点的结局是胜者和姑娘相忘江湖,坏一点的结局是胜者疯了捅死姑娘再自杀。

    但是如果要阻止这个结局的话,纪姝是可以做到的。

    她只需要隐瞒下自己知道的事情。

    她可以隐瞒下整件事, 然后偷偷去查证颜粲到底是不是曾经病重、曾经残魂离体,查出具体情况之后,还有充足的时间来做出决定。

    这个选项非常容易选,看起来百利无一害。

    纪姝:虽然但是,如果命题老师的意图是巴不得我死,我觉得她出的这道题应该没那么简单。

    虽然纪姝对这道题完全没有头绪,但是她觉得自己可以首先排除掉那个最容易选的答案。

    就像在浏览器上搜游戏安装包,跳出来页面上最大的那个“下载”,是绝对不能按的。

    所以纪姝决定绝不能隐瞒,话就要摊开来说,在悬疑里搞苦衷隐瞒那一套,简直就是嫌自己命长。

    纪姝一说话,秦归止的目光就立刻聚集到她这里来了。

    秦归止一袭白衣,身边没有任何仆从,这是他的习惯。他这些天把纪姝带在身边,卫朔还认为他是在给自己面子,因此对秦归止的态度更好了许多。

    玩游戏的时候,纪姝去查看过秦归止的居所,一个非常清贫的国师府。

    很普通、装修很简单的一个小院子,有个老仆看门。

    那个仆从很老了,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迟缓的活动和昏昏欲睡中渡过,不过秦归止似乎也没指望他做什么。

    有时候因为太久没有打扫了,秦归止还要专门抽时间出来做大扫除,他很认真,好像在做一件非常重要、非常要紧的事情。

    他的俸禄自己不怎么用,一部分补贴给了自己经手的项目,一部分拿去施粥赈贫,有时候他会专门去看望贫苦老人,回来之后再亲历亲为做家务。

    因为经常出席各种宴席,有时候秦归止会把宴席上分发的一些零碎又精致的小物件带回家,专门放在一个五斗柜的小抽屉里。

    放在现代,完全是一个勤俭节约、品德高尚的五好青年。

    只要不以妖妃的立场去看,秦国师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纪姝说:“秦国师,你之前同我说过的,那个失踪的、生死不明的哥哥,你有想过,他若是还活着,你会怎么做吗?”

    “秦归止”……或者说颜粲一直在看着她,其实只要有时间、有机会,他都会迫不及待、见缝插针地多看阿姝几眼。

    就算没有时间、没有机会,他也会用眼角余光偷偷去看她。

    他用的是自己真正身份、是颜粲的时候,甚至恨不得一天到晚就跟在阿姝身边,一直看着她。

    他有点不好意思对阿姝说情话,因为不太擅长,怕自己说错话惹人不开心,他知道自己长得好看,所以要当一个不爱说话、乖乖的美男子,这样会最大限度放大他的优点。

    他心里有一团火,炽热地烧着,热烈又深沉地追着她跑。可是快要追到的时候,单单只是看着她,就觉得内心酸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那团火就一直闷在心里。

    他作为“秦归止”的冷漠是装的,清高也是装的。他重欲又思想龌龊,看见阿姝就想抱她、想亲她,想阿姝来哄自己,想要她的温柔和美貌。

    听到纪姝问出来的那个问题,颜粲瞬间就意识到她在说自己。

    她向“秦归止”提起颜粲,是想要做什么呢?

    明面上,这两个身份可是针锋相对的。

    “秦归止”说:“他若是还活着,那我就多了一位兄长。”

    这句话是废话,但是能在纪姝表露出自己态度之前,隐藏自己的立场。

    虽然不要脸,但是有用。

    纪姝见秦归止的表情依旧冷淡,甚至喝茶的动作也一丝不苟,觉得他只是把自己的话当玩笑,于是便说:“若秦国师那位失踪的哥哥是魔修呢?”

    秦归止一顿,手上的茶盏放下,看向她。

    纪姝说:“秦国师之前说过,您的兄长曾经生过重病,生长停滞了许多年。”

    秦归止点点头。

    纪姝:“李令身边的那位女术士我认识,她的心法和侧写有关,可以通过残存的证物、甚至通过一片废墟,侧写出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不过她也喜欢说假话,我不确定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纪姝:“她方才同我说,您兄长病重,很可能是因为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