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剑(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令绝不能招降成功。

    他一旦顺服、一旦归降, 汝州郡守就一点活路都没有了。

    汝州郡守要尽全力破坏今晚的和谈,一定要毁掉双方的信任基础,把事情全搅浑。

    他不是一个人, 齐术士会尽力帮他的。

    齐术士曾经公开说过“李令就是未来的真命天子”, 一旦李令归降,齐术士肯定也没命了。

    李令现在的心情很是忐忑,他本来就对自己投降这事有些游疑, 只要李令相信“秦归止根本不是真心来和他合作,而是把他诱骗归降, 再杀掉他”,这桩和谈必定会黄。

    齐术士说了, 她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操控秦归止的心神, 让他亲自毁掉这桩和谈。

    但是这需要汝州郡守的配合。

    汝州郡守一开始不太明白自己需要怎么做,但是齐欺霜一步一步,手把手把需要做的事情都教给他了。

    “秦国师。”眼看着秦归止明显地走神, 汝州郡守叫了他一句,把他的思绪拉回。

    秦归止恨不得立刻结束眼前的公务, 从芥子戒中拿出那两个银环来看看。

    若阿姝说的是真的, 那缕蕴含着“真魔之血”的残魂很可能是寄居在其中一个银环之中。

    莲花纹路的银环有一对, 都是秦归止的, 他弄丢的那个现在在行空大师手里,那缕残魂曾经就寄居在行空大师手上的那个银环里。

    后来那缕残魂夺舍了行空大师,又不知为何自愿离开行空大师的身体。

    现在行空大师手上的银环是正常的,那么那缕残魂很可能是沉眠在了另一个莲花纹银环中。

    这样的话,其实那缕爱慕阿姝的残魂,一直在以另一种方式陪在她身边。

    要是“真魔之血”回到了颜粲的身体之中,那残魂之中附带的、曾属于行空大师的、爱慕阿姝的记忆, 应该也会回到颜粲的身体之中。

    曾经和阿姝有过刻骨铭心感情的并不是秦归止,而是颜粲,是他自己,不是他弟弟。

    颜粲高兴的有点头晕目眩。

    他一直一直爱慕着阿姝,阿姝以前也很喜欢他。

    这是破镜重圆的故事,非常圆满,只差最后一段“相认”,就可以大结局了。

    他们的故事。

    “秦归止”这个身份可以死去,颜粲已经完成了任务,他可以开启属于自己的人生了。

    秦归止心情急迫,被汝州郡守叫了一句,立刻收敛情绪,问:“怎么了?”

    ……

    纪姝在院子里擦剑。

    她最近在速成剑法,因为秦归止给她开小灶,倾囊相授了所有剑术的诀窍,她进步神速,简直是起飞,战斗力噌噌噌往上涨。

    之前那几个武将也等在院子里,他们不敢走得太远,要保护秦国师和汝州郡守。

    这些武将早就听过秦归止的名头,但是秦国师看起来脾气不太好,为人冷漠,不太像是一个可以搭讪闲聊的对象。

    但是他们对“修士”又实在好奇,见纪姝脾气挺好,又和秦归止很亲近,于是一有空就来和纪姝搭茬。

    “宁先生也会使剑吗?”有名武将问。

    纪姝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秦国师的剑术很高明,我并不太会使剑,只是东施效颦。”

    那名武将想了想,又问:“那……那秦国师擦剑吗?”

    纪姝笑了一下:“每个用剑的人都要擦剑吧。”

    刀剑刺入人体之后,刃身上不止有血,还会有脂肪、碎肉、皮屑……还会有很多奇怪的东西。

    不擦剑,直接把剑送回刀鞘里,不仅剑脏,刀鞘也会特别脏。

    剑擦一擦就可以了,刀鞘可不好擦。

    而且这些东西留在剑身上太久,会把剑腐蚀掉的。

    那名武将憨厚地笑了一下,小声说:“我以为修士都不用自己擦剑。”

    纪姝擦剑的手顿了一下:“为什么?”

    那名武将说:“修士不是都会很多术法吗,只要会用术法就好了。”

    纪姝:“……”对哦,她为什么要自己擦剑。

    纪姝当然不能这么说,而是笑着转移话题:“这我也不知道,可能秦国师比较喜欢亲历亲为吧。”

    等那名来搭话的武将走了,纪姝才想起自己为什么坚定地自己擦剑。

    她以前攻略行空大师的时候,因为行空大师可爱惩恶扬善了,他剑的使用频率非常高,剑身上到处都是血,他经常闷不做声地坐在门口擦剑。

    纪姝也问过他为什么不用术法。

    行空大师说,虽然生命如露亦如电,但一人如露水,便苍生如江海,还是不能把人命视作可以随意践踏的东西。

    当时纪姝内心还挺触动的,觉得行空大师唾弃一些人的恶毒,甚至杀掉了他们,以防止他们继续作恶。

    但是他依旧尊重这些恶人的人命,觉得不能把他们等同于畜生,擦掉他们血的时候,要给他们念一段佛经超度。

    当然,后来纪姝发现他只是说说而已,行空大师只是单纯地喜欢做家务。

    受到行空大师的影响,纪姝直接条件反射认为,剑就是该自己擦,不能念术决。

    说起来,不管那缕夺舍行空大师的残魂是谁的,是秦归止的也好、是颜粲的也好……那个人以后还会拥有他夺舍行空大师的那段记忆吗?

    说起来,以前那个暴躁的行空大师,他的性格特点其实在秦归止和颜粲身上都有。

    秦归止心心念念“为天下苍生”、他的居所清贫,所有的俸禄都用来救助贫老;颜粲的情绪波动大,生起气来很嗜杀,但是又很好哄……这些其实都是曾经那个行空大师拥有的性格特点。

    她正想着,身后吱呀一声,汝州郡守和秦归止已经走了出来。

    门口来了信使,说李令大人已经备好宴席,请二位过去吧。

    纪姝很自然地走到秦归止身边,他长身玉立,站得挺拔,像是一颗行道旁的松树。

    秦归止看了她一眼,纪姝发现他那一瞬间的表情前所未有的温柔。

    秦归止问:“你刚刚在干什么?”

    纪姝说:“我在擦剑。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有什么看法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