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梦才一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是一首很长的诗, 全诗没有名字,大约当初也只是随笔写来抒发自己难以压抑的思慕与爱恋,甚至有点流水账的意思。

    “子欲下九幽, 但去不须返。以身承子足, 渡过冥河岸。

    子欲登紫府,但去不须顾。代子受雷噬, 担负戮魂苦。”

    “所梦才一时,辗转又一痴。”“所失为何物?所失无非我。”

    格律不严, 也没什么具体描写的内容,甚至文笔都有点拉垮,写诗的人平日里一定不怎么写类似的抒情诗,只会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自己热烈的爱意,说自己愿意为她而死, 求求神明把所有的苦痛都赐予他, 让她永远快活,就算死后也有个好归宿。

    一直以来, 狂得没边的情诗一直不被主流文界所认可, 只有内敛克己的诗句才能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

    因为痴狂而热烈的爱意谁都有过一瞬间,那瞬间恨不得为心上人而死,一点也不妨碍日后爱意衰减、相看两厌。

    但是时隔多年, 依旧绵延隐忍的深沉爱意却极为难得,时间是剪断良缘的短刀,能从尖锐刀锋下逃出来的人不是幸运, 而是能忍受住时间这把刻刀给自己造成的一再伤害, 然后死不放手。

    文界大家们自然认为后一种要更可贵、更罕见。

    可是,颜粲是在一座深埋地底的陵墓之中发现这首诗的。

    他从这首诗的第一句摸到最后一句,因为整首诗太长了, 显然第一句和最后一句被刻下的时间相差很久,最后一句的笔迹已经潦草起来,甚至刻痕也远浅于第一句。

    那个在陵墓中摸索着刻下这首诗的人,写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想必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这诗里的热烈与痴狂并不是短暂的、易逝的,它一直留存到了写诗人生命的终点。

    那个写诗人,他被封入这座陵墓的时候,还是活着的。

    他是自愿给自己死去的心上人殉葬的。

    原本显得轻薄的痴狂,因为有死亡作为底色,而显得如此真实。

    如果说有什么比隐忍的爱意力量更大,那就是真实,强硬的真实。

    疯狂和真实这两个词,竟然能够组合在一起。

    甚至千年之后,盗墓者找上门来,摸到这些诗句的时候,都惊诧于这字里行间永不止息的热血奔涌和狂妄。

    绝望的爱意是如此强大,像风吹得烈烈,让每个人都觉得胆怯。

    颜粲下到陵墓里之前,还提前看过墓主人的生平。

    这是位身世传奇的贵族少女,出身破败贵族,和妹妹同一日出嫁,但是在大婚时却不小心搞混了花轿,嫁给了妹妹本该嫁的一位富商。

    因为碑文残缺,颜粲只能看见前两句,之后这位贵族少女经历了什么、最后又是怎么死的,完全不知道。

    大概是老死的吧。

    有一位这么爱护她的丈夫。

    他是如此爱她,以至于不忍心她一个人归于死亡的阴影,就这么毅然而然放弃了自己所有生的希望。

    只可惜颜粲没能找到更多这桩尘封恋情的见证,他下到墓穴之前,这座陵墓已经毁坏得差不多了,只是后来有修士借这陵墓来藏起自己掠夺来的法宝。

    棺椁、整个陵墓的机关、珠宝早就不见了。

    已经过去上千年了,想必也已经化成灰了。

    只有这首机缘巧合被保存下来的、留在封闭墓室角落的诗。

    甚至连这诗也立刻没有了,因为颜粲打开了墓室,外面的空气涌进来,这些石刻的诗句立刻就化为飞灰,瞬间全不见了。

    所欲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那个时候颜粲还是个没见过太多世面的少年,每日为活下去而奔波,心头压着自己的深仇大恨。

    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世界上除了“仇恨”和“鄙陋”还有其他东西。

    一些浓烈的、甜蜜的、和生死有关、又和生死迥异的东西。

    他于是不自觉想到了纪姝。

    想起她从漫天的尘沙中急匆匆地向他跑来,无畏他的尖刀,径直将他抱在怀里,要将他从死亡边界拉回来。

    “……所以?”纪姝虽然能够自然活动了,但是还是被他牢牢扣在怀里,下巴靠在他肩膀上,发出一个短暂的疑问句。

    她刚才见他忽然讲起一桩盗墓旧事,还以为这又和刚才她没理清楚的桃树李树有关,于是集中注意力,非常认真严肃地认真听下去。

    但是聚精会神听完全程,纪姝非但没能理清楚刚才的事情,还更迷糊了。

    这和“秦归止”“颜粲”“银环”有什么关系?

    她实在想不通,于是不得不出声提问。

    颜粲讲完自己少年时知慕少艾的经历,见她声音软软地问了一句,立刻感觉像喝了蜂蜜一样,觉得自己讲情话真是有天赋,有些得意地把她抱得更紧了一点,吧唧又亲了她一口。

    纪姝:“……”

    颜粲抓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好好抚摸了一遍,觉得这比接吻好玩多了。

    纪姝还以为他亲完就愿意详细讲解了,结果他玩得不亦乐乎,于是她不得不出声提醒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可以告诉我吗?”

    颜粲:“意思就是我一直喜欢你。”

    说完他又亲了她一口。

    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