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忘当年过此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纪姝一直觉得颜粲像一把尖锐的刀。

    他的情绪很容易就能掀起非常大的波澜, 爱恨也鲜明,喜欢你就一直追着你,不管不顾, 从来不考虑自己可能被讨厌了。

    年轻人锐利一点自然没什么不好,少年正是锋利的时候。

    但是太锋利, 就代表刀刃薄。越快的刀就越容易折,这是纪姝心血来潮学画画,结果先给师姐师兄们削了三天笔之后, 得到的结论。

    一个东西一旦走极端就不好了。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是一句说滥的话。

    这就是纪姝之前一直不太能和颜粲进入状态的原因, 颜粲是长得好看, 又乖又甜,贴心又温柔,但是他性格就比较直接,是快意恩仇的路子,太容易大喜大悲, 还是个魔修。

    优缺点都明显, 像是一把薄得能随意折断的快刀。

    纪姝就是没想到, 就算把他比作一柄刀,他最突出的特点依旧是“锋利”而不是“易折”。

    说快刀易折没错,但要是这把快刀一松手, 就从十八楼一路劈到地下室去,那谁踏马遭得住啊?这谁又敢去折他啊?

    颜粲终于明白为什么书上说“接吻比拥抱要更近一步了”。

    他吻着阿姝的时候,确实感觉他们两个人的距离要更近了。他十分强烈地感觉到了阿姝对他的爱恋,她一定是喜欢他的,不然也不会躺在他怀里和他唇齿纠缠。

    纪姝只是不经意蹭了蹭他的脸,原本已经环到他脖颈之后去的双手, 却立刻因为他过大的动作而跌落下来,横躺在床上。

    颜粲太兴奋了。

    他已经完全从往事的细枝末节走了出来,之前受过怎样的委屈都记不起来了,满心满眼都想着她,想着她刚刚用微微发红的脸来蹭他,想起“耳鬓厮磨”这个词。

    那种又软又热的触感十分令人影响深刻,几乎是立刻,颜粲就把这一份记忆归类为每天晚上必须回想的记忆之一。

    自从重新遇见阿姝之后,他这份每晚必须回想的记忆名录已经比之前长了三倍了。

    纪姝只是略微蹭了蹭他的脸,她本来也不是有意这么做的,自然不会去重复这个动作。

    但是颜粲却觉得不满足,他见纪姝不动作了,靠在他脖颈和肩膀之间的地方睡过去,认为她累了,就非常贴心地自己动。

    他贴着她的脸,感受她的体温,还可以立刻亲吻到她的脖颈与头发。

    阿姝好好闻。

    颜粲拿着她的头发亲了好几下,蹭得自己的脸也开始发烫,然后重新撑起身子去吻她的嘴唇。

    纪姝又睡过去了。

    他刚才贴着她不动的时间还挺久,她本来就被困意控制着,他不闹她了,自然立刻就重新陷入梦境。

    颜粲都没太注意到她已经睡过去了,他是第一次有这种行为,没有对比,所以并没有感觉女方中途睡着了有哪里不对劲。

    他甜津津地抱着她亲了好一阵子,十分满足,像是下雨天在外面淋湿了,回来洗了个热水澡,看见阿姝在给他做好吃的。

    颜粲以前梦到过这个场景。

    阿姝把上一顿吃剩下的鸡汤拿出来,把鸡汤上面的油都滤掉了,然后把鸡汤煮得滚烫,下龙须面,龙须面很细,甚至是半透明的,只需要一小会儿就能煮好。他喜欢塞外的胡椒,所以阿姝还会往汤里撒胡椒粉,再撒切碎的小葱。

    这样热热地吃一碗面条,一定会很舒服的。

    他一定不会再觉得冷的。

    这就是现在颜粲的感觉。

    他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颜粲觉得爱情真是个好东西,怎么会有一样东西能让人这么开心、这么得意,真是不可思议。

    他许多年前在那个墓穴中看见了一场千年前的殉情,虽然没有证据留存,只有他清楚地记得所有。

    颜粲还记得自己当时伸手摸遍了整个墓穴,希望能再多知道一点这桩爱情的遗书。

    他什么也没摸到,但是他很清醒地站在地底埋藏的墓室之中,心里想着,原来这就是爱情,书上说的不是骗人的,他有点相信爱情了。

    原来爱情就是会让人很悲惨的东西。

    爱情不会让人悲惨的,但是总有二傻子一样的年轻人这么想。颜粲就是这种年轻人。

    他不仅觉得爱情令人很悲惨,他还觉得爱情很伟大。

    唉,年轻人,二傻子一样。

    颜粲安稳地抱了她一会儿,接着就把整个下半夜都浪费在了纠结“要不要去摸摸阿姝其他地方”上。

    阿姝的腿看起来好长好直,好想摸。

    她的腰已经摸过了,好想再摸一次。

    能不能摸一下肉多的地方,她脸上有肉的地方软乎乎的,肉越多越好摸,肯定是这样的。

    他一边痴心妄想,一边怂的一批不敢动手。

    倒不是颜粲多么伟大,他从来不拥有柳下惠坐怀不乱的美德,事实上他一开始就有反应了,只不过觉得“亲亲阿姝”的优先级更高,所以根本顾不上自己身体的变化,先赶着去亲亲阿姝。

    他单纯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