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粲其实本质是一个挺有自信心的小孩。

    说实话, 每个天才都挺有自信心的,毕竟不管多难的事情,到他手上就能一秒解决, 这很难不让人自信心爆棚。

    要是他放在纪姝身边养,虽然本质是个好孩子,但是拥有那么多源源不断的爱,估计就是那种上高速还要和隔壁车炫耀自己玩具的小猫咪。

    前面高速堵着,这只小野猫还要叼着自己最好看的玩具去和隔壁车的小猫咪炫耀:“你看, 我有这个,你有吗?我家主人给我买的, 你家主人给你买吗?”

    不把对面的小猫咪给炫耀得愣住, 他是不会停止脸上得意的笑容的。

    当然了,事情是不能假设的。

    颜粲并没有拥有那么多源源不断的爱, 而是受了许多年社会的毒打。

    社会的毒打教会了他内敛和少说话。

    当然, 不是很适用于这种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场景。

    颜粲才刚得意一会儿, 就立刻被纪姝抓了个正着,几乎瞬间气焰就下去了, 有些小心地去看她,怕她不高兴。

    他刚才吻她的肩膀了,留下了一个还挺明显的吻痕,虽然现在被她的衣服严严实实地遮住了,但是颜粲一想到那个小小的红痕, 依旧克制不住, 觉得自己和这个漂亮姑娘有一种命定的牵绊感。

    纪姝走出门, 被冷风一吹,立刻就清醒过来了,她昨晚没太睡好, 因为颜粲一直在折腾她。

    但是颜粲的动作又不太大,很轻很温柔,导致她一直处于“知道自己醒着,但是又没有清醒到足够推开他”的地步。

    这种假性睡眠就算有十个小时,醒来依旧会觉得自己很累,更何况纪姝只睡了短短一两个时辰。

    她觉得脑袋有点嗡嗡的,只不过强行清醒,把困意给压了下去。

    “陆宣?你过来有什么事吗?”纪姝问,她自然而然地走到颜粲身边去。

    颜粲比她高上半个头,看着很是般配。再加上到底是有过亲密接触,颜粲很觉得自己和纪姝的关系跨过了一个重大里程碑,举目投足都带着亲昵的意味,那种黏糊糊的恋爱氛围,只靠他自己一个人就完全够了。

    陆宣感觉自己被背叛了,他整个人都被激怒了。

    他天性就是残忍的,从不避讳死亡与杀戮,如果历经坎坷,可能会变得温驯,但是他并没有历经过丝毫坎坷,所以现在陆宣依旧是个强硬又残忍的人。

    特别是他认为自己有理,认为自己才是那个被欺负的人,所以一点都不心软,一点都不思考自己有没有问题。

    “师父?我不过来的话,你就打算一直不告诉我吗?”陆宣表现得十分震惊,好像纪姝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

    他一直认为纪姝只是在和他小打小闹,就算一时恼他,但是他已经道过歉了,请求她责罚自己了,等她气自然消了,她就又会来哄他了。

    就像小时候那样,就算他不小心做错了事,她生气了,过一会儿就自己消气了,又来找他、做好吃的哄他。

    纪姝懵了一下:“告诉你什么?”

    陆宣看向颜粲,问:“他是谁?”

    纪姝皱了皱眉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陆宣理直气壮:“当然有关系!师父只能对我好!师父答应了要一直对我好的!”

    这句话纪姝听过,陆宣小时候说过一次,那个时候纪姝还觉得他可爱,笑着调侃了他几句,只是没想到他一直保留这种思想,直到成长为一个年轻男人。

    陆宣上前一步,他满脸委屈,眼睛一眨不眨,伸手去想去牵她的手。

    纪姝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冷下来,提醒道:“你不是个孩子了。我上次和你说的已经够清楚了,叛出师门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你不要再纠缠我,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她虽然话说的很明白,但是陆宣像是没听到一样,上前一步,直接去抓纪姝的肩膀。他浑身都在抖,看起来气得人都不正常了:“你骗我!”

    方才纪姝没出现的时候,他还能算冷静。

    一看见纪姝,他身上的所有情绪都呈指数级放大。就像小孩子摔一跤,本来不觉得疼,一看见大人立刻就开始哭了。这对于陆宣来说已经是一种条件反射了。

    他可以肆意地任性,反正师父永远会爱着他、护着他的。

    天色还早,甚至太阳都还没出来,只微微探了个头,整个天空都呈现一种青蓝色的肃杀。

    这种时间,乡下的农夫一般都早起开始劳作。但是城市并没有那么快开始运作,现在接道上还只是偶尔过去一两个人。

    非常安静,就显得陆宣这种明显怒气上头的声音特别刺耳。

    颜粲立刻察觉不好,出手去限制陆宣的动作,想把他定在原地,封住他的声音。

    但是他攻势方显,还没碰到陆宣,忽而察觉背后猛地袭来一股强大的杀气,也不管陆宣了,信任纪姝的修为足够摆平一个陆宣,自己回身去抵挡身后的攻击。

    那是一阵箭雨。

    灵力灌注而成的箭羽非常敏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